我有種偷人家的文字的頃向
並且喜歡斷章取義然後再賦予新意
前陣子覺得很多用詞都被前人用走了,想的東西並不能超越他們,表現方法也超越不了
(也許就是因為想要超越所以反而超越不了)
大概是因為近來沒有看什麼書所以這種感覺淡了

最近兩天過得有點奢華,常常整天下來沒有念書
想寫些什麼東西下來

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
同時也是極度孤僻 極度自我中心
當然衍生出其他一些有的沒有的個性

朋友之中有多少不是說了hello goodbye 轉身而過就是陌生人一位的?
也許並不是刻意的虛假,但那像是種遊戲規則似的讓大家都好過
更多人也許樂在其中,也沒有絲毫發覺自己身處一場人生遊戲
幸福的人
而我似乎想太多了有時會為了這種事情傷感
因為知道自己願意駐留良久聆聽交談的很有限

我前陣子持續了好久好久看淡家庭的關係
當然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薄如細羽的關係 雖然並不是冰點, 但是也是冷水一杯
至少我是杯冷水, 現在比較懂了, 比較能體諒和珍惜
很久很久以前我試著要維持一種表面的和平, 我不想去觸碰大家可能不舒服的點
又後來變成我試著要改變,但是飽受衝突
後來累了因為知道既無法改變對方 也無須改變對方
慢慢地"對方"也有了同樣的體認 這樣反而意外地達到一種互相滿意的共識

我覺得不可能什麼事情放著不管就會有一天忽然被解決的
(我想起佛家裡的 "什麼都不做" 的故事)

皮相之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eryjasper 的頭像
veryjasper

Pin-Chu Wu's Blog

veryja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