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大致結束了吧?


很蠻閒適的一個春假,去年春假也是待在學校,看了很多九把刀那時,那時不知道可以找誰出來玩,所以整天就關在家
現在認識的人可能比較多了,所以比較有在嘗試約人出來
做了兩次菜 (兩次我都有點要打成兩三次..好奸詐) 難得的有這種大把光陰和朋友這樣聚還蠻爽的
排定給自己的讀書計畫和代辦事項多半胎死腹中,其實當初有點太過高估自己? 但是預先給自己設定框框又豈好.
看完孽子,我的天才夢,並沒有很有計畫的說要閱讀那些,只是孽子想說看了一些索性就趁著假期看完
而我的天才夢是因為要去Oakbrook mall路上怕沒事用來打發時間的,第二次看這本書驚訝自己的反應仍是如此強烈,
去年我第一次看完的時候哭了. 時間過的好快. 而的確常常我們學過的東西就再也不會碰到了.
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翻了前幾頁還是不太懂...也許英文版的會比較容易理解
雖然後面就進入了小說世界 只是也許看下去我能透視的還是有限

放假很難得更認識了一些平常沒什麼機會聊太多的朋友
很難得見到了幾位久未蒙面的朋友

昨天應約去看了一場skit,每次去教堂都會讓我想到不少東西
現在幾乎可以蠻篤定的說佛教和基督教的有一個差異是,一個認為真理的所在應該是向自我探索,而另一個是向外
佛教(我所知道的)的教義又比基督教來的有彈性的多

有些問題我想破頭了還是無解,但是他們很有技巧的將我從那些我最該下功夫的事引開
那些問題在有能力自食其力前都顯得多餘,但是溫飽本身就是一種隔離?

我命很好
而繼續問那些我何德何能的話似乎顯得多餘?
考試課業那些為未來作準備的未來又要來了

今天忽然覺得自己像馬謖
創作者介紹

Pin-Chu Wu's Blog

veryjasp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